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市场新闻 借助上海自贸区 期市国际化迎来历史性机遇

借助上海自贸区 期市国际化迎来历史性机遇

中国证监会此前公布的5条关于上海自贸区发展的支持措施中,4条与期货相关。市场人士认为,亮点在上海自贸区筹建国际原油期货平台,并以此契机推动期货市场国际化。业内预计,原油期货破题,将标志着中国期货市场对外开放实现“零突破”,相关期货及衍生品市场将迎来历史性的机遇。

上海原油期货现曙光

在总面积不足30平方公里的上海自贸区,却承担了艰巨的改革任务。从位于陆家嘴的上海期货交易所到自贸区管委会,除了一条宽阔的马路(杨高路)可以直抵,地铁六号线也仅有10余站。

不过,此前并没有多少人会想到,以后上期所与上海自贸区的距离将更近。证监会在上述支持措施中第一个提到,拟同意上海期货交易所在自贸区内筹建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具体承担推进国际原油期货平台筹建工作。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该股份公司是全资子公司,但未来不排除有其他股东加入。

按照证监会的表述,将“依托这一平台,全面引入境外投资者参与境内期货交易。以此为契机,扩大中国期货市场对外开放程度”。一位在期货业浸淫20年的老专家表示,原以为上期所准备了十多年的原油期货可能很难推出来,但很明显的是,上期所确实抓住了上海自贸区建设的机会。

其实,我国在石油期货领域已经有过成功的探索。1993年初,原上海石油交易所成功推出了石油期货交易,后来原华南商品期货交易所、原北京石油交易所等相继推出石油期货合约,其中原上海石油交易所交易量最大。不过随着期货市场清理整顿和原油流通体制改革,原油期货被叫停。

上期所一直都在推进原油期货这项工作。就在自贸区挂牌10天后,上海期货交易所筹备近6年之久的石油沥青期货挂牌上市,这是上期所自推出燃料油后的第二个能源类品种,业内人士预计,石油沥青期货上市是为未来推出原油期货“铺路”,因为从市场、交割等方面都有很多相同的地方。

上期所人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原油期货最核心的三个原则是“国际平台、净价交易、保税交割”,未来原油期货将在自贸区国际原油期货平台上市,目前正在积极做好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前的准备工作。上述期货业专家表示,在上海自贸区成立的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可能会成为上期所的“分所”,但交易系统并不会独立于原有系统。

“目前原油期货已没有制度障碍。”上期所人士表示,在上海自贸区内建设期货平台更有利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在国际平台上,除境内自然人、法人、境内期货公司外,将引入境外特殊参与者,此前《期货交易管理条例》的修订已为境外投资者参与境内期货市场解除了限制。引入境外投资者、外汇政策、海关政策等方面均获得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配套政策正在加紧完善中。

“资本账户自由化”是关键

按照业内人士的说法,无论从行业,还是金融方面,再推原油期货存在诸多“大障碍”。对中国是否有足够成熟的市场基础和制度体系推出原油期货这一问题,业界始终有不同看法。

就上期所力推的原油期货而言,双币计价是国际化的标志之一,但目前人民币并没有实现可自由兑换。有分析人士指出,如果本币不放开,等于开一个平台给境外投资者玩原油期货,如果外币不放开,等于“自娱自乐”,均不能达到真正国际化的目标。

一般来说,国际上自由贸易区金融自由化主要体现在宽松的外汇管制,奉行资金自由进出、外汇自由兑换、外汇结算便利的外汇管理方式,在资本项目开放、外汇账户设立、收付汇便利、跨国公司资金管理、离岸支付结算、跨境投融资等提供外汇便利。

国元期货研发中心总经理姜兴春表示,上海自贸区可能会有条件的审批,对期货石油交易估计会放开资本账户,让它自由流动,“资本账户放开以后,才能吸引国际投资者,原油才会真正国际化”。

姜兴春表示,原油期货对未来期货公司拓展机构投资者以及引导国内投资者参与国际原油期货定价有非常大的帮助;同时,原油期货开展也是为开展利率以及衍生品做了很好的铺垫甚至OTC产品,其结算、交割特点是金融衍生品业务的通常做法。

同时,国泰君安期货[微博]资深分析师董丹丹也认为,原油期货的上市会给期货公司带来新的客户源,这是毋庸置疑的;另一方面,原油下游石化品已经成功上市,并且交易良好,原油期货的上市,对石化企业和石化投资者的套利、套保操作大有裨益,原油期货双币交易,大型石化企业有进行汇率套保的需求,期货公司可以逐步发展相关业务。

此外,中国国内原油市场的完全垄断经营也是推动原油期货的障碍之一。中国国际期货的一份报告显示,目前中国具有原油进口权的只有五家公司:分别是中原油、中石化、中海油、中化公司和珠海振戎,这被称为国营原油进口贸易商。商务部每年还会批准一批企业从事原油、燃料油的进口业务,这些公司中有不少是民企,大多有地方炼油厂的背景。但是与五家国营贸易商相比,这部分的原油进口量相当小,且进口后还必须卖给中原油或中石化的炼厂。

该报告认为,在原油进口权奇货可居,以及国内油气上游勘探生产资质被“三大油”牢牢把控的前提下,中国原油现货市场自然也无从发展,竞争不足导致现货价格都未市场化。

期货公司抢先布局

即便如此,未等政策下来,和闫淦智一样,多家期货公司早已经开始布局。据本报记者了解,目前申银万国[微博]期货、广发期货等期货公司已经入驻上海自贸区,其中申银万国期货的全资子公司——申银万国智富投资有限公司是首批入驻企业之一,广发期货早在今年上半年上海自贸区挂牌前就已经入驻。

闫淦智是申银万国智富投资有限公司的负责人,他曾在申银万国期货北京营业部任总经理。闫淦智说,今年8月上海自贸区还没有消息,本想在深圳前海注册风险管理子公司,因为有比较优惠的税收政策,但最后决策时自贸区的消息出来了,比较两个地方,更看重未来上海自贸区的资本项目开放、场外衍生品市场发展,这是设立风险管理子公司的意义所在。

当前,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子公司业务上,面对实体企业风险管理需求的时候,还有很多不便的地方,比如资金存放、税收等问题。对此,闫淦智说,所谓风险管理需求,是指大宗商品价格波动与利率、汇率风险,未来利率市场化会直接引起汇率波动加大,这一块业务是风险管理子公司比较看重的地方。

相比上海自贸区和前海,他认为,前海倾向于区域的优惠政策,而不是在金融政策、监管政策上一个变革性的改革,从这个角度看,综合考虑还是选择自贸区,放在自贸区,以后场外业务、货币自由流动、配套监管都有利于风险管理业务的开展。

闫淦智还提到,未来原油期货在上海自贸区上市后,可能会带来很多资金流的变化,尤其是在利率市场化环境下,各种风控需求会多样化,会给期货市场带来一个现实的意义。

广发期货比申银万国期货还抢先了一步,今年上半年就在上海自贸区设立了风险管理子公司。对此,广发期货总经理肖成表示,设立的时候还没有上海自贸区的消息,现在直接可以享受自贸区的政策,将来做期现结合的业务包括仓单质押、基差交易等方面,目前细则还没有出来。

“涉及到上海期货交易所在区内设立国际原油期货交易平台,是自贸区先行先试的政策,将打通国际、国内市场的通道,作为期货公司,可以分享自贸区政策优势。”肖成说,如果上期所能够有自贸区能源平台推出原油期货,吸引境外投资者进来,那么广发期货就可以利用今年刚收购的英国期货公司,联手介绍英国投资者来参与上海的原油期货,内外结合利用政策为平台服务。

文章来源:http://www.qhrb.com.cn/2013/1021/12032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