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评论市场评论 大宗商品价格暴跌 新兴市场联系汇率压力重重

大宗商品价格暴跌 新兴市场联系汇率压力重重

新兴市场货币长期以来与美元挂钩,但大宗商品价格暴跌,使得联系汇率制能否维持下去面临考验。一些国家已经放弃,因为保持固定汇率的成本实在高昂。

哈萨克斯坦上周放开了本币坚戈汇率,允许自由浮动。这引发市场纷纷臆测,香港和沙特阿拉伯等国也可能步其后尘。

“市场现在质疑其它地方的联系汇率能否维持下去,想知道谁会成为下一块倒下的多米诺骨牌。”德意志银行在客户报告中写道。

联系汇率,就是把一国货币相对于另一国货币的价值固定在某一水平上,需要动用央行储备来维持。联系汇率制目前在较大经济体中相对少见,部分原因在于,为维持固定汇率而付出的成本,加剧了1997-2002年的新兴市场危机。

哈萨克斯坦上周允许本币自由浮动后,坚戈兑美元已经贬值30%。该国这样做,是因为商品价格大跌和邻国俄罗斯卢布大幅贬值令其难以承受重压。

俄罗斯当初在耗费大量美元储备保卫卢布汇率未果后,就终止了钉住美元的弹性或“爬行”联系汇率制。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也在今年稍早放弃与美元挂钩。

现在,其他采取联系汇率制的国家面临更大压力,尤其是那些产油国,例如阿塞拜疆、沙特(沙乌地)阿拉伯和尼日利亚。

德国商业银行首席新兴市场策略师Simon Quijano-Evans称,对这些依赖大宗商品、并对中国经济放缓有曝险的国家而言,越来越难证明采取联系汇率制所付出的代价是值得的。

尤其是考虑到巴西和南非等采取浮动汇率制的大宗商品出口国已从本币今年贬值10-20%中受益,则更是如此。

无论是通过旅游业获得收入的加勒比海地区国家,还是通过石油行业获得收入的海湾国家,采取钉住美元的汇率制是有道理的,因为他们的收入主要是以美元计价。

现在,情况确实截然相反。

“如果你的主要贸易伙伴国经济疲弱,而在其他国家汇率调整时,你却无法让本币汇率调整,你们的经济就惨了,”Quijano-Evans称。

中国本月让人民币贬值,扩大与美元交易的浮动区间,并承诺让汇率在更大程度上取决于市场。此后人民币已累计下跌3%,促使越南让越南盾贬值,并扩大越南盾兑美元的浮动区间。

以前的危机留下了心理阴影,决策者对于大量消耗储备以支撑估值过高的本币,将犹豫不决。

另外,推动储备增长的投资流动与出口收入正在减少,经常帐盈余也几近消失。

“唯有具备庞大的经常帐盈余,且有资金流入能让央行支撑本币,联系汇率才可能得以维系,”道明证券(TD Securities)的策略师Cristian Maggio表示。

估值过高

至于接下来轮到哪个货币,或许可以从坚戈身上找到线索。根据德意志银行计算,坚戈在自由浮动前看来已经被高估,较过去十年的平均水平高出11%。

德意志银行表示,以此标准衡量,有四种货币看来估值过高:沙特(沙乌地)阿拉伯的里亚尔、阿联酋(阿拉伯联合大公国)的迪拉姆、尼日利亚的奈拉,以及埃及的埃及镑。这些货币都以“硬性”或软性的灵活方式与美元挂钩。

分析师认为,尼日利亚奈拉与埃及镑比较脆弱,因为这两个国家的储备有限,只能通过定量配给硬货币来维持官方汇率稳定。两者在平行市场皆已走贬。

与此同时,交易员也在远汇市场推低汇价,考验波湾国家央行立场。例如,一年期美元-沙特里亚尔远汇目前高居12年高点,交易员先一步锁定汇率防范里亚尔贬值。

沙特拥有6,600亿美元外汇储备,意谓着当局可以轻松守住已实施30年的联系汇率政策。不过,若油价长期走疲以及美国利率攀升,将严重压迫沙国财政。

“你得分清楚,有意愿和有能力(守护联系汇率)的差别。沙特、卡达尔、阿联酋拥有真正的保护网,远比非洲和一些(前苏联)国家坚固。”瑞银财富管理新兴市场资产配置主管Michael Bolliger说。

委内瑞拉、安哥拉和阿尔及利亚都是控制货币汇率的产油国,而且口袋不够深,目前也都面临压力。

瑞士1月放弃瑞郎兑欧元的汇率上限后,钉住欧元的货币也受到考验,包括和欧元挂钩30年的丹麦克朗。不同之处在于这类货币面临的是升值压力,本国央行被迫买进欧元来守住联系汇率。

认为港元与美元联系汇率可能松动的类似押注目前明显增温。不过,虽然香港可能难逃中国经济拖累,但香港仍享有庞大资本流入,今年外汇储备已增加120亿美元。因此,少有人认为香港会取消联系汇率。

文章来源:http://www.qhrb.com.cn/2015/0827/18460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