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行业新闻 芝商所(CME)集团国际发展资深董事总经理威廉姆·诺顿贝尔特:坚信中国衍生品市场会实现长期、快速的发展

芝商所(CME)集团国际发展资深董事总经理威廉姆·诺顿贝尔特:坚信中国衍生品市场会实现长期、快速的发展

期货日报网讯(记者 张田苗)9月2日,由郑州市人民政府、郑州商品交易所、芝商所集团联手举办的2019中国(郑州)国际期货论坛在郑州会展中心召开。在主题演讲环节,芝商所(CME)集团国际发展资深董事总经理威廉姆·诺顿贝尔特参加论坛并发表演讲。

芝商所(CME)集团国际发展资深董事总经理威廉姆·诺顿贝尔特表示,近几年来,衍生品市场的重要性在金融市场中的越来越明显,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衍生品不仅是一种有效的套期保值的工具,而且提高了金融市场运行的效率。其价格发现功能为市场提供公平和透明的基准。产业企业的扩张和发展,对冲生产经营的风险,都开始更加依赖对衍生品市场的运用。过去五年的市场发展经验显示,我们其实需要“两条腿”走路,有标准化的期货市场,也要有场外市场的补充。同时,我们需要发展一种机制能够清算场外市场风险,对场外市场风险进行化解和转移。在他看来,随着中国持续对外开放,跨境监管合作的推进,相信中国衍生品市场将实现长足的发展。

威廉姆

以下为文字实录:

威廉姆·诺顿贝尔特:尊敬的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早上好,我非常高兴能够出席今天2019中国(郑州)国际期货论坛。

同时我们CME以及郑商所都是主办方,实际上我们是第四次出席这样的活动,再次来到这个城市我非常高兴,每次回来都是让我非常高兴,看到熟悉的面孔让我倍感愉快,我清楚的记得我们第一次主持这个论坛的时候,我们谈到了中国的国际化和对外开放,此后发生了很多的事情,过去的几年对投资者来说是一次过山车之旅,几个主要的地缘政治事件在世界各地回响。在此期间我们也见证了中国市场不断的增强。

我们可以看到最近几年衍生品市场呈现指数级的增长,根据美国期货业协会统计,去年全球交易衍生品市场的年度交易活动创下了历史新高,全球各地的期货和期权交易量增加了20.2%,达到308.8亿份合约,创历史新高。期货交易量上升15.6%,到171.5亿份合约,亚太和拉丁美洲在2018年增长最快,亚太交易量增长了21.7%,到110.7亿份合约,拉丁美洲增长了24.8%,达到了280亿份合约。在中国今年上半年期货市场报告强劲增长,中国期货协会的数据表示,2019年上半年全国期货市场总交易额约合18.69亿美元。

接下来讲一下衍生品市场的重要性,衍生产品市场的成长和发展在金融市场当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不仅是一种有效的套期保值的工具,而且提高了金融市场运行的效力。我们可以看到这种服务是跨越了不同的时区,同时推出的衍生品还有一个重要的功能,那就是价格发现。每一天大公司和小公司都依赖于衍生品市场的价格作决定,因为这些价格为服务交易提供公平和透明的基准,随着扩张和多样化,不可避免的将更加依赖我们的衍生品市场,来管理和对冲国内和国际参与者的风险窗口。

在SIA所推出的新的白皮书当中,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监管机构正朝着更加直接的监管外国活动的方向推进,它还削弱了清算系统的弹性,使清算公司更南在全球范围内运营。虽然监管对运转良好的市场很重要,但建立适当的市场设施来创立市场也很重要,我想谈三件事情,这对于建立一个更加强大的市场是非常必要的。他们分别是产品的演变和创新,期权,以及公开利益。

我们看到第一个产品的演变和创新,这是非常重要的。首先让我来谈一下CME集团最初是作为一家面向当地市场的农产品交易所,帮助当地的市场参与者管理风险,我们的产品可以追溯到170年前的谷物、奶制品、黄油和鸡蛋商人,他们最初在芝加哥和纽约组织了期货市场,一个半世纪以来我们不断的创新,我们成功的将产品市场中农民使用的对冲原则扩张到金融工具,1972年我们推出第一批外汇期货,81年推出第一批欧元期货,87年我们还率先在CME平台进行电子期货交易,该平台每周7天,每天24小时,今天我们的交易所处理的合同当中有90%以上都是电子交易。电子交易系统已经改变了交易所交易衍生品行业的面貌,其规模在20年前几乎是无法想象的,今天我们对以客户为中心的和产品创新的不懈关注继续鉴真着我们将新的和成功的产品引入市场,以响应客户不断变化和日益复杂的需求。CME集团一个非常成功的产品组合是利率产品组合,包括期货和最广泛遵循的美国利率基准上的期权,包括30天美联储基金和利率互换。去年5月,我们推出了有融资利率期货合约在推出后不到两个月总成交额达到10万份,这已被证明是成功的产品,为客户提高直行效率,并通过高达85%的保证金抵消提高资本效率。

我们也建立了在外汇方面,我们推出了CME外汇连接,在场外外汇期货市场创建了一个中央限额订单,让外汇市场参与者提供更有效的方式使用外汇期货,我们看到了结果,利率和外汇产品占了交易量的一半以上。在过去十年当中的发展,期货市场当中快速的发展主要还是在期货市场当追使用了OTC,从2009年之后一直都会有非常明确的OTC产品需求,首先从银行开始,现在也出现了不同的领域,包括一些基金和资产管理人员,最终也会实现一个市场的集中化。我们现在看到它也拓展了期货市场,尤其从2009年一直到2015年期间,就是它的年化的曲线,我们讲到这个年化的曲线不断的增加,包括对于这个年化曲线在过去的增长贡献,它背后的贡献是什么?也就是OTC合同的获得是非常的强大的,一般来讲这种期货的合约和OTC的合约差别很大,如果说你想要有这样的风险的话,当我们在曲线当中看到的基本上它的这样的差异在缩小,因此有更多的一种交易出现在我们的期货市场当中,这是非常重要的,这是两者的一种结合。

我还记得在金融危机之后,每个人都在讨论我们要把整个市场未来化,我们不再需要OTC,我们全部用期货做,我们过去的五年当中真正的发现你真的需要两条腿走路,你需要OTC也需要期货市场,与此同时我们真正需要的是要有一种机制能够清算OTC的这种风险,我们知道这种双边的风险也是出现在2009年的一种金融危机的原因,我觉得这样的一种机制是需要存在的,我们看到这个风险也在不断的被化解。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有一些风险也是转嫁到了期货市场当中,因此如果我们看一下欧元、美元的汇率,那么它就是不同的贡献点是非常多的,但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有两个因素,一个是扩张的,就是年化曲线的扩张,它能够让我们减少这样的基点,与此同时给了我们一种观点,我们如何能够开发其他的产品。

所以在利率市场当中,我们把它放大了其他的外汇市场和汇率市场当中,因此这是充分的扩大了金融期货市场,它当然需要进一步的拓展。我认为在每一个期货交易的合同当中都有这样的因素,我们会看到一些新的合约在中国的交易所,在开发的过程中,这些合约可能跟国际市场当中有所不褪,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健康的信号,它向我们表明了,让我们更好的了解中国市场发生了什么。

我们知道监管也发生了很多的变化,我们确实看到了监管越来越严格,而且我们也看到了对于资本的巨大的需求,我们也看到了越来越难,让人们在双边之间的这种交易难度越来越大,像我们之前提到过,在国际市场上现在有一些重要的因素,第一个是我们已经看到了,就是一些小的银行提供了清算服务,第二个就是资产经理他们从2020年清算他们的业务,所以可以看到这些机构当中在之前没有参与到清算的过程,所以对于他们来说可能要花一些时间,在明年我们可以看到会有一些压力,在清算方面会有一些压力。

那还有资本方面的限制,因为资本的限制所以人们现在更多的关注期货以及期货交易,我们看到在我们所有的期货产品都有所增长,这是非常重要的,特别是考虑到目前市场的一些发展。就像我之前提到如果我们可以看CME,我们有期货清算的制度,而且在一些产品当中,特别是利率方面,我们可以这个发展也是非常明显的,特别是在我们的清算体系当中,我们有金属的利率,还有金属货币,这些都是相关的,都有相关性。所以这些都是可以容纳到清算体系当中,可以降低交易成本。

那看一看期权的问题,从历史上看,我们主要是因为历史上期权是比较复杂的,而且要建立起这样一个期权交易的体系也是非常具有挑战的。那在CME我们有越来越多的期权是电子交易的,交易量也是增加的,所以在CME我解的目前我们的期权当中70%都是电子交易的,所以增长也是非常巨大的,从5年前不到50%到现在的70%,而且每天我们可以看到有更多的期权产品是在电子交易,非常有趣的现象就是如果我们看2018年的情况,在我们的CME有每天交易的合约是390万,在2019年到了470万,所以我们看到增长是非常明显的,而且利率也增长了。期权是我们用来管理风险非常好的方法,不管是一天还是几年不等,而且我们的集团在我们全球的产品,从中期的曲线到每周的期权,再到利率差异期权,所以我们感到非常高兴的是我们可以看到我们在期权交易当中的占比是非常大的,而且我们也建立起来了交易的电子体系。

一个成功的市场非常重要的一点,还有另外一点就是未平仓合约,我们要让这些市场上的产品上市,要让市商报价,而且未平仓的合约也是市场健康状况非常重要的指标,它是衡量资金流入衍生品工具市场的非常有效的指标,为了使合约能够持续的发展,我们就需要健康的日益增长的未平仓合约,从我们处理的产品当中,我们可以知道许多对冲风险的跨国公司需要得到相应的保障,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有的时候一些大的用户就会找到我们,他们通常问的一个问题,也就是你们的未平仓合约到底有多大,那这在金融还有农业、金属领域都是这样的,在很多情况下未平仓合约能够体现出一个市场对冲风险的能力。而且通常情况下人们也只能将他们的资金当中的一部分投入到未平仓合约当中,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你必须要能够在这个未平仓合约当中有一部分的投资。

对于芝商所来说,我们已经有很长时间了,而且我们也和中国的市场参与者在合作,我跟大家举几个例子吧。是我们和上海金交所合作的例子,上海黄金美元期货和上海黄金离岸人民币期货,这个是以上海黄金基准价格为主的,芝商所集团和上海金交所今年6月签署了双边产品的许可协议,这也是我们合作的非常重要的一步。另外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非常希望能够促进中国和美国的合作,我觉得这是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的一点,因为这种合作能够让人们更好的来了解中国的市场,所以我之前工作的时候当时就跟中国有非常好的金属交易的合作,而且当时我们也考虑过怎么样能够在上海的金交所的金价和国际金价之间做利差的套利。所以我们在第四季度的时候也会推出一些新的产品,这样国际社会能够更好的了解中国的金价。

中国会继续的开放,那我们实际上已经讨论过了这种跨境的交易监管,今年早些时候中国的相关部门就说到会吸引长期的外资投资进入中国。那这个前提就是需要好的法律环境,而且需要制度,我个人的观察以及我自己根据不同市场参与者的对话得出的结论,就是中国实际上已经发出了信号,是因为在中国现在大部分的基础设施都是刚开始建设的,而且中国不像中国的交易对手那样他们有很多年的遗留系统和流程,这是可以供中国参考的。我之前还提到一点,就是我们在期权市场上有一个问题,就是期权市场是非常复杂的,所以这也是你从最初的阶段就要建立起非常好的体系,而且各区域之间的清算也是非常重要的,没有这种清算体系,全球衍生品市场的流动性可能就变得支离破碎,我们都知道,流动性的减少可能就意味着选择的减少,那这样对于市场的参与者来说,管理风险的挑战也会增加,特别是当市场在经历波动和压力的时候,就像我们过去几年看到的情况,也就是金融危机之后的情况,就是这样子的。目前中国市场的发展给国际的参与者提供了非常好的合作机会,随着中国市场不断的扩大,我们必须要共同努力,共同合作,来确保中国市场有效的运行,同时也要降低市场的复杂性,成本的运营风险。

所以确保跨境的监管合作是非常重要的,这能够给所有人带来双赢局面,特别是对那些参与全球衍生品市场的人,而且也能够进一步的加大中国在世界舞台上扮演的角色的重要性。今天的论坛让市场参与者相聚一堂,能够共同的讨论交易、监管改革、产品开发和创新,毫无疑问这种持续的合作能够使人们更加意识到市场上的产品,并且能够推动衍生品市场的发展,特别是中国的衍生品市场的发展。

随着中国进一步的开放,我坚信中国的衍生品市场会实现长期的发展,而且今天有这么多受邀的专家相聚,就说明他们对于中国衍生品市场的关注,和中国衍生品市场的重要性。今天中国郑州国际期货市场实际上是一个备受期待的盛会,而且它也是衍生品市场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活动,而且它也在未来会吸引更多的参与者,非常高兴能够来到这里,也非常感谢邀请我参加今天的论坛,谢谢。

文章来源:http://www.qhrb.com.cn/2019/0902/26177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