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行业新闻 山芋烫手!下一任IMF新总裁不好当

山芋烫手!下一任IMF新总裁不好当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执行董事会9月9日宣布世界银行首席执行官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为下任IMF总裁的唯一提名人选。IMF执董会将按照流程推进,包括在IMF执董们与总裁候选人之间举行会谈。执董会致力于在10月4日之前尽早完成下任总裁遴选程序。

格奥尔基耶娃1953年出生于保加利亚首都索非亚,拥有经济学博士学位和丰富的跨国组织工作经历,并从2017年初开始担任世界银行CEO。今年8月,欧盟投票通过了提名她为IMF下任总裁的决定。一旦当选,格奥尔基耶娃将成为继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之后的第二位IMF女总裁。拉加德将于本月12日离职,并于11月出任欧洲央行行长。

作为多边主义的支持者,预计格奥尔基耶娃将会保持拉加德近年的工作重点——应对气候变化、促进女性劳动参与和减少不平等。作为世行长期官员,格奥尔基耶娃更懂发展问题,但对发达经济体的金融麻烦似乎不那么熟悉。随着格奥尔基耶娃轻松走向获得任命的终点,她离“麻烦”也进了一步。

阿根廷纾困的未来

IMF史上最大规模的纾困计划正陷入岌岌可危的险境。就在格奥尔基耶娃上任之际,预计改革派总统马克里将在选举中被赶下台,取而代之的是根本不把IMF或其贷款条款放在眼里的反对派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Alberto Fernández)。马克里败选的预期升温导致比索汇率大跌,抵消了此前取得的大部分经济进展,并使IMF可能不得不重新谈判或取代现有纾困计划。

2018年6月,IMF同意向阿根廷发放总额为570亿美元的贷款,截至目前,这笔贷款已经放出445亿美元。作为贷款的交换条件,IMF要求阿根廷采取紧缩的财政政策,包括大规模削减预算和外部赤字。不过此后阿根廷经济并没有好转,反而进一步恶化。虽然IMF坚持其立场,但批评者质疑这笔贷款的设计构架和规模,并且它未能赢得阿根廷公众的更广泛支持。

全球经济放缓

眼下全球经济正在放缓,这对世界“最后贷款人IMF”造成更大压力。

今年6月,世界银行已经下调今明两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将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下调至2.6%,低于2018年的实际增速3%,同时将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下调至2.7%。IMF在7月在《世界经济展望》中也将2019年和2020年世界经济增速分别下调至3.2%和3.5%。这是IMF今年以来第三次下调预期。

如果经济出现衰退,意味着上一轮宽松货币政策还没有退出,又需要实施新一轮宽松政策。各国的财政扩张能力也受到高债务的制约,很难再通过扩大赤字来刺激经济。随着经济下行趋势加快确认,未来可能会有更多的国家向IMF寻求支持。

政策不确定性加剧

外围政策环境的不确定性不仅给世界经济蒙上阴影,还使IMF这样的多边机构成为矛盾焦点。虽然拉加德与中美两国都有着稳固的外交关系,格奥尔基耶娃也是如此,但是如果政策不确定性加剧, IMF仍有可能陷入两难,未来 IMF在汇率和债务透明度方面的工作也将受到密切关注。

IMF表示,其主要职责是监察货币汇率和各国贸易情况,提供技术和资金协助,确保全球金融制度运作正常。但政策不确定性对全球经济增长构成不利影响;同时,各国央行官员们认识到货币政策空间有限,各国央行可能无法成为支持经济增长的唯一机构。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相比,当前许多国家央行的货币政策空间已大幅缩小,同时全球利率水平非常低,降息空间更小,这意味着财政政策应发挥更大作用支持经济增长,特别是在那些拥有财政政策空间的国家。

老大难国家

除阿根廷外,格奥尔基耶娃还将关注乌克兰和巴基斯坦,这两个国家经常从IMF借款,但却无法完全稳定其经济和金融体系。随着新政府成立,乌克兰希望在今年晚些时候与IMF达成协议,拿到新的贷款。经过数月的谈判,巴基斯坦在7月争取到新的贷款,但人们对该计划会否成功存在疑问。

文章来源:http://www.qhrb.com.cn/2019/0910/26231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