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电稿库报刊文摘期货日报 在变局中开放发展

在变局中开放发展

近年来,全球能源格局正在发生变革。在日前上期所、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举办的“2020上衍能源论坛”上,与会人士聚焦能源市场,围绕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际能源产业格局变革等热点话题进行了深入探讨。行业人士期待上期所能上市更多的油气类期货品种,在满足产业链企业风险管理需求的同时,保障国家能源安全,提升价格影响力。

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在疫情的影响下,第十七届上海衍生品市场论坛以“化整为零”的形式开展,“2020上衍能源论坛”是第十七届上海衍生品市场论坛的分论坛之一。本次论坛采取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模式,虽然线下参会人数受疫情防疫要求限制缩减了规模,但市场关注度依然很高,通过15个媒体平台直播,线上总观看量接近90万人次。

油气产业链期货工具有待丰富

承担着全球85%—90%运量的航运业,随着人类能源消费习惯逐步转向更加清洁的能源,近年来燃料动力也逐步向多元化、清洁化、低碳化方向发展,今年限硫令正式执行后这一趋势更加明显。市场有理由相信未来LNG、甲醇、LPG等替代能源的需求将逐步提升。

不过,中国远洋海运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小文认为,原油作为“能源之王”,其在全球能源市场中的主导地位未来一段时间不会被撼动,仍将是人类依赖的主要能源。我国应继续推动上海原油期货发展,进一步发挥其市场功能,提升市场影响力。

上期所总经理王凤海在“2020上衍能源论坛”上介绍,2020年在疫情的影响下,全球能源和金融市场面临前所未有的巨变和挑战,上海原油期货价格与国际油价保持高度联动的同时反映了亚洲市场的特点,较好地满足了实体企业对冲风险和实物交割的需求,切实帮助企业解决了产供销的难题,平稳渡过了疫情难关。

今年以来,上海原油期货成交和持仓屡创新高,市场规模实现跨越式增长。据介绍,今年6月,上海原油期货日均交易量达30万手,日均持仓量超过15万手,分别较年初增长3倍和4倍。今年以来,上海原油期货的单日成交量一度接近50万手,最高持仓量超过18万手,日盘成交量占比从25%提高到50%,部分交易日的亚洲交易时段流动性已超过布伦特原油期货。

“上海原油期货在亚洲时段的影响力逐步显现。”王凤海在论坛上说。

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对此表示认同。在他看来,上海原油期货市场规模的跨越式增长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国原油期货定价功能的稳定发挥,以及其越来越受到投资者欢迎这一事实。

之所以会有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参与到以人民币计价的上海原油期货市场中来,王红英认为,主要是大家看好中国经济的中长期发展。特别是在中国工业体系较为完备的情况下,中国对原油的需求相对稳定。目前原油市场的定价模式已从过去的资源垄断方定价逐步向需求定价越来越重要的双边定价模式转变。鉴于此,他认为,上海原油期货持仓量、交易量的增加,某种意义上也反映了原油定价中心逐步向亚洲、向中国转移的事实。

除市场规模跨越式增长外,今年上半年上海原油期货的交割规模和法人客户参与度也大幅提升。近期在油价大幅波动的背景下,境内外涉油企业积极利用上海原油期货进行套期保值,为自身经营保驾护航。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底,上海原油期货一般法人开户数较去年增长36%,日均持仓占比上升至50%左右。其中,套保日均持仓量占比38.5%,为去年同期的3倍。交割方面,上半年上海原油期货共完成交割近2700万桶,占上市以来总交割量约57%,较去年同期增长约1.5倍,涉及阿曼、巴士拉、上扎库姆和卡塔尔海洋原油多个油种,帮助炼厂调剂油种余缺,实现与现货市场的有效衔接。

与此同时,境外客户也加大了参与力度。王凤海介绍,境内外知名涉油企业上半年积极参与上海原油期货交割,交割量占比超过40%。今年以来,上海原油期货境外投资者日均交易量占比约16%,日均持仓量占比约28%,分别较2019年提升1个和6个百分点。

海通期货能源化工研发负责人杨安对记者说:“交割量和持仓量的放大有利于我国原油产业客户的深度参与,不过也要看到,上海原油期货距离功能充分发挥、国际影响重大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他认为,仅有原油期货是无法满足产业链企业风险管理需求的,原油加工及成品油市场迫切期待成品油期货推出。

考虑到目前国内能源市场正处于重要转型期,LNG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取代煤炭成为全球第二大能源,且我国LNG对依存度已升至43%左右,中国石油大学教授张玉清在论坛上建议,加快天然气期货上市进程,为相关企业提供更为有效的风险管理工具。

“期货具有价格发现功能,能够帮助现货市场更加稳定理性地运行。原油产业链期货工具的丰富,有利于期货市场更全面深入地服务原油产业。”东海期货研究所高级能化分析师李婉莹说。

在这样的情况下,中银国际期货研究部主管顾劲涛认为,国内应适时推出挂钩上海原油期货的金融产品,如挂钩上海原油期货的ETF产品等。目前国内已有数只挂钩境内商品期货的ETF产品,推出挂钩上海原油期货的ETF产品在技术和政策上没有太多障碍。

“推出挂钩上海原油期货的金融产品可以满足国内广大投资者的投资需求,同时有助于提高上海原油期货市场的流动性,使国内原油期货市场更加健康地发展。”顾劲涛说,近年来市场上已经出现了挂钩上海原油期货的私募理财产品和基金专户产品。

未来会有更多企业参与其中

今年以来,在疫情等因素的影响下,国际原油市场大幅波动,上海原油期货运行相对平稳。今年前5个月,上海原油期货主力合约日均波幅在3.7%左右,同期布伦特和WTI原油期货主力合约的日均波幅分别达8.0%和9.7%。

杨安认为,上海原油期货的表现较境外主流市场更为理性,更符合中国作为消费地代表的情况,“当然这与我国期货市场完善的配套制度和上期所丰富的风险管理经验分不开,一系列的风控措施保证了极端行情下的市场平稳运行”。

不过,正如企业不能“单腿走路”一样,上海原油期货的发展除市场带来的流动性外,还需要相关企业和机构广泛参与。王红英告诉记者,目前境内参与原油期货市场的企业非常多,如地放炼厂、加油站等在价格大幅波动的情况下,或多或少都有利用上海原油期货进行风险管理。

考虑到未来一段时间原油价格大幅波动仍是大概率事件,以及近期商业银行等机构都在探讨如何利用期货及衍生品进行资产负债表管理,王红英相信,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通过不同的方式参与到上海原油期货市场中来。

实际上,近几年越来越多的境内外知名企业利用上海原油期货辅助生产经营,上海原油期货功能得到了进一步发挥,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大幅提升。继联合石化与壳牌、京博石化签署以上海原油期货合约计价的现货贸易合同后,更多的产业企业在贸易中采用上海原油期货价格作为基准价。2019年8月,中海油首次使用上海原油期货价格作为向下游炼厂销售原油的基准价。此外,相关产业企业也开始使用上海原油期货进行套保。由于航空煤油价格与原油价格高度相关,华夏航空通过上海原油期货进行买入套保,规避航空煤油价格上涨带来的风险。

“如果能进一步完善能化产业链衍生品体系,那么情况将更加乐观。”杨安说,能化产业链衍生品越完善,越有助于我国能化产业链中不同位置的企业管理生产经营风险。就我国原油产业来说,原油期货只是对上游原料端提供了风险管理工具,对下游产品端尤其是炼厂最主要的产品成品油来说,还缺乏相应的风险管理工具。另外,原油加工环节企业大而少,更多的企业集中在产业链中下游环节,完善能化衍生品体系对我国原油产业链来说非常迫切。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来源:“期货日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期货日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期货日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文章来源:http://www.qhrb.com.cn/2020/0623/27534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