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行业新闻 大商所农业品事业部执行经理:张智舒玉米淀粉期货运行及功能发挥

大商所农业品事业部执行经理:张智舒玉米淀粉期货运行及功能发挥

大连商品交易所农业品事业部执行经理 张智舒

大家下午好。今天主要在这儿汇报一下玉米淀粉期货上市以来的阶段性成绩。下面,我们首先看一下玉米淀粉期货的市场运行情况。2014年12月19日玉米淀粉期货在大连商品交易所挂牌上市,上市以来它的年均成交量3682万手,今年前7个月的成交量是1055万手,上市以来的日均持仓量是21万手,今年前7个月的日均持仓量是9万手,这个数据可以明显的看出,而且从图上也可以看出,淀粉期货在上市后的2015年下半年开始到2016年和2017年的上半年呈现成交和持仓的上涨期。随后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成交持仓持续下降,这个市场变化,我们认为是与玉米期货有一定关系的。

玉米是生产淀粉的主要原料,从生产工艺看它基本占了淀粉生产成本的80%左右。淀粉上市后刚好遇到玉米临储政策改革,玉米当时也成交持仓呈现大幅上涨,单日持仓曾经一度成为中国期货市场最大的品种。玉米市场随后达到平衡期,然后逐渐下降,淀粉也是随着下降到了现在的年均成交量大概1000万手左右,日均持仓量是10万手左右的水平。

但是,这种下降其实与淀粉它自身的功能发挥是并不相关的,也就是说即使成交持仓是有一定的下降,但是淀粉期货的功能发挥的水平反而是提高的。我逐个指标向大家介绍一下,首先看一下客户结构相关指标。今年前7个月玉米淀粉参与交易客户数是7.5万户,法人客户持仓占比46%,成交占比43%。从左边这个图可以看到,参与交易的客户数确实是和成交持仓一样,呈现阶梯下降的趋势。这个主要也是因为期货市场的品种是不断的增加,现在已经有70多个品种了,其中除了期货还有期权,还有场外非标的产品,这些投资的客户以及基金是相对分散的。但是,即使交易客户数下降,但是我们的法人客户数其是是没有很明显的下降的,因此法人客户的占比反倒是逐年提升的,而且法人客户成交和持仓也是逐年增加,说明品种客户结构是在不断优化的。

下面再来看一下期现价格相关性。今年前7个月期现价格相关性0.86,基本回到上市初期水平。但是2018年和2019年期现价格相关性还是比较低的,说明这个品种价格发现功能还是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再看一下套保的相关指标,今年上半年套保效率是49%,从左边这个图可以看出,从2016年开始套保效率从百分之二十几一步一步升到50%,这块延伸讲一下,刚才佟总也提到期货市场发挥功能,当年大豆价格暴跌的时候,当时油粕企业也是利用油粕的期货,当时在期货市场上基本弥补了在现货市场上的巨额亏损。因此我们认为套期保值的功能也是在持续发挥的,我们把产业客户参与度放在一起看一下,随着套保功能不断提高,产业客户参与度也在提高,说明产业客户也逐步认识到玉米期货在套期保值功能上的作用。

下面再看一下流动性的指标。我们一般是用相对买卖价差和价格冲击成本来测算深度。这两个指标一般是越小越好。从图上可以看出,这两个指标经过前几年大值之后逐渐下降,现在已经和我所成熟品种指标相近似了,也就是说玉米淀粉的流动性还是不错的。

最后再看一下期货的交割情况。今年前7个月玉米淀粉的期货交割量5000手,就是5万吨左右,占大商所农产品交割量5%,交割率是万分之四,接近农产品平均交割率的万分之三点四,从图上可以看出交割量并不像成交持仓出现先涨后跌的趋势,基本每年还是比较平均的,年均交割量大约6000手左右,呈现特点主要集中在159合约,最大的交割合约是刚上市之后的1509合约,当时达到4100手,第二大就是1605合约,达到3900手,第三大就是今年5月合约,达到3500手。随着玉米淀粉成交持仓的下降,它的交割量变化不大的情况下,交割率逐渐上升,现在已经接近于市场农产品的平均交割率的水平。

对于交割区域,我们玉米淀粉期货是由15家厂库和2家仓库,覆盖5个省区,其中黑龙江2家交割厂库,吉林4家交割厂库,辽宁是1家交割仓库和1家厂库,河北是1家交割厂库,山东是7家交割厂库和1家交割仓库。按照各区域的交割量累计来看,山东目前还是交割量最大的区域,但是它的交割量主要还是集中在上市的前两年,其次是吉林地区,然后是辽宁、黑龙江和河北。

以上就是玉米淀粉期货的运行和功能发挥情况。下面再来看一下对于玉米淀粉期货我们大商所做的一些工作,从玉米淀粉上市之后,我们是陆续出台了一些政策来保障玉米淀粉期货的平稳运行。首先增设交割库,刚上市的时候是6家交割仓库,现在已经扩大到17家,数量翻了3倍。第二就是我们推出升贴水调整机制,当时也是应对市场上对我们反应的基准交割地和非基准交割地的价格变化而推出的,在推出之后分别在2017年和2018年进行了两次调整,2017年主要是针对黑龙江地区将贴水由0元调到负70,适用于1809合约,2018年主要针对山东和河北地区,将升水由95元调整到145元和125元,主要适用于1909合约。在此之后我们还对交割质量和交割规则方面进行调整,2017年3月份,当时应对临储改革可能会出现大交割量的风险,我们扩大厂库的标准仓单注册量,由原来十几万吨扩大了50%。其次,我们应对玉米淀粉新的国标,对交割质量标准两项指标进行调整,适用于2001合约。最近我们根据现货市场的变化,正在研究一个集装箱动态交割的可行性,后面我也会具体介绍一下。

下面,重点介绍一个是我们的升贴水调整的机制,再一个就是刚才提到集装箱动态交割。对于升贴水调整机制,在2016年推出的时候当时也征求过市场意见,可能在座有一些厂家当时也参与到我们这个讨论中。一个是我们向15家厂库每周征求他们的出厂价,我们认为这个价格是基于真实成交的,是很有代表性的。其次我们向咨询机构,也是向他们买每日报价,这些咨询机构把价格给我们之后,我们也会进行分析,从中选出3家机构进行总体测算。

除此之外对于没有一些出厂价格地区或者出厂价代表性不强的地区,比如说辽宁的南部港口是没有出厂价的,我们对于这些地区还会综合考虑他们的运费,因此整体综合的测算方式来确定最后升贴水是否调整。但是对于升贴水调整机制有两点要说明一下。一个就是我们发布的升贴水为了不影响盘面的运行,会在新合约实施,因此用这个升贴水的合约,距离我们发布有一年以后,也就是数据有一定的滞后性。第二点,升贴水在发布之前我们会向市场征求意见,市场如果对于我们升贴水反对的意见比较强烈的话,我们也会重新测算,然后再另行发布,就像今年本来8月我们是要调整的,但是也是因为市场的意见我们暂缓了。

下面,我把升贴水每个期间内的升贴水变化以及各个区域的交割量放在一起做了对比。可以看出升贴水的变化和交割量是有一定关系的,当然这也是我们设置升贴水机制的初衷,也是希望能够便利交割,贴近现货。

下面再来说一下集装箱动态交割,这是我们现在的思路,今天借此机会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个思路是基于现货市场的变化,现货市场在2014年淀粉刚上市的时候,淀粉的产量是2000万吨左右,当时山东是伟大的,然后是吉林、河北等地区。近几年随着淀粉产能的不断增加,尤其是东北地区一个是临储改革政策的,再一个深加工补贴不断的实施,产量是在不断增加的。2019年全国淀粉产量增加了50%,东北地区产量由400多万吨增加到了762万吨,增长了70%,尤其黑龙江地区产量增长5.4倍。所以说,东北产区的地位是在不断加强的,这第一个变化。

第二个就是现货的运输方式也是在变化的。东北的玉米淀粉主要是通过铁海联运到华南、华中等销区,外销量约占80%,其中有90%以集装箱运输为主。也就是说东北有70%的淀粉是装在集装箱里的,对于华东、华中这些玉米淀粉据我们了解是自给自足,对外销量不足50%,外运的部分也是占了50%,是以集装箱的方式运输的。我们就对集装箱运输方式进行了了解,我们了解到集装箱在工厂门口装箱之后就密封了,这期间无论在港口堆场还是上船直接南下,一直到南方工厂之后才会开箱,这就是整个集装箱的方式。参与过玉米淀粉仓库交割的可能也了解我们的仓库交割方式,如果是一个集装箱的淀粉来了,首先要拆,然后要检验,然后要入场入库堆垛,走的时候想集装箱来装,还得装回去,还不一定装的回去。因此集装箱的现货运输方式与我们期货的仓库交割的流程已经非常不匹配了。也就是说,尤其是东北地区这70%装在集装箱里的玉米淀粉是没有办法参与到期货交割里面来的,当然市场上很多客户也向我们反应了这一点,基于此我们想要把集装箱运输方式融入到仓库交割中,也就是说未来淀粉在工厂装箱之后,直接运到仓库,然后免检入库,以集装箱的方式堆场,最后以集装箱的方式整箱进整箱出。

对于整个这个方案有几个要点介绍一下。第一个,我们的交割仓库,再来申请集装箱资质。也就是未来的交割仓库,一方面会为集装箱来的淀粉服务,也会为非集装箱来的淀粉服务,大家开出来的都是仓库仓单。第二点,因为集装箱要免检入库,为了保证淀粉质量,我们前期还是考虑要这些淀粉都来自于我们的厂库,后期未来可能根据市场情况再定。第三点,就是在免存期内我们会有动态换货,这也是贴近于现货市场,一方面降低大家用箱成本,另一方面也是降低淀粉长时间存放质量变化的风险。

以上就是集装箱动态交割整体的模式,在这里介绍也是希望市场上有一些新的想法或者建议意见随时向我们交易所反馈。

最后,再说一下淀粉的下一步工作。今年刚好是期货市场30周年,对于而立之年的期货市场,还有正处于青壮年豆粕、豆油这些期货品种来说,玉米淀粉还是一个五、六岁的幼童,经过大家的培育,它将来的功能发挥水平是会不断提高的。

第二点,就是现在玉米市场确实处于变革期,由后临储时代向无临储时代转变,玉米淀粉在升贴水设置以及其他交割交易这些规则在设计上也会充分考虑市场的变化。

最后,我们交易所也会提供一些配套的服务,进行一些产品的创新,来助力淀粉期货越走越好,越走越远,谢谢大家。

文章来源:http://www.qhrb.com.cn/2020/0910/27924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