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农产品农产品资讯 粮补政策弊端显现

粮补政策弊端显现

  “粮食最低收购价政策虽然不错,但收购价偏低,农民受益不高。”这样的话近期反复出现在记者采访的一些农民口中。
  
  我国从2004年起陆续在粮食主产区对稻谷、小麦实行最低收购价政策。2008年以来,国家连续6年提高粮食最低收购价格。今年稻谷、小麦最低收购价分别提高到每斤1.39元、1.12元,6年累计涨幅分别为92%、57%。
  
  即便如此,在生产成本和物价快速上涨的情况下,种粮利润依然微薄。“最低收购价追不上物价,至少要再涨20%才合理。”这是黑龙江省肇东市宝山村种粮大户单玉恒的心声。
  
  新华社特约经济分析师马文峰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坦言,最低收购价政策不能完全惠及粮农。政策实施的根本目的是保护种粮农民利益,但实际上,国家给种粮农民在销售环节的政策好处,有一部分被中间商通过差价形式占有了。
  
  今年伊始,多位国家政策研究部门和粮食系统人士公开表示,中国粮食作物(稻米、小麦和玉米)的自给率已经降到90%以下,而此前95%的自给率一直被视为中国粮食安全的界线。
  
  马文峰坦言,粮食进口激增与托市收储政策和最低价收购政策有直接关系,这些政策导致国内粮价相对居高不下,刺激了国外粮食的流入。
  
  粮食最低收购价政策的弊端不止于此,还有来自收购主体内部管理的腐败。近期中央巡视组压境下的一场大火,让近年来本就名声不太好的中储粮陷入了排山倒海的质疑中。“粮库腐败问题已经是公开的‘潜规则’。”单玉恒向记者透露,地方直属库与粮贩勾结,从农民手里收次粮当一级粮储备,而粮贩再故意压价把收到的好粮高价卖出去。
  
  此外,享受低息农业贷款与财政补贴的中储粮,四处买地建仓、收购网点,形成了重复建设和资源的再度浪费,也造成中储粮等和地方粮食购销企业明争暗斗,争抢粮源,干扰粮价的现象。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程国强一直呼吁改变粮食补贴方式。他称,粮食管理体制和政策亟待调整和完善设计,重构基于市场导向的种粮利益保护机制迫在眉睫。
  
  马文峰对此看法一致,他建议推动粮食直补措施,逐步替代最低收购价政策。最低收购价格政策是国内粮食生产成本刚性上升的幕后推手,不断提高最低收购价的结果,势必带动食品等一批生活必需品价格的上涨,这将影响到物价总水平和城市居民的生活。应该实施农产品价格支持和财政直补“两条腿”走路的政策。
  
  另一方面,马文峰认为,收储政策的目的不能一味地为了稳定价格,而应该向战略储备转型,从行政调控转为市场化调控。
  
  “这就意味着,要逐步减少粮食收储量。”马文峰解释说,在东北地区,中储粮保管的每斤粮食都可以享受到国家支付的0.043元/年保管费。这样一大笔财政资金如果释放出来,用于粮食加工企业贷款补贴,由金融支持调控粮市,效果肯定比现在大。但这必须建立在粮食生产能力有保障的前提下。
  
  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国家将进一步研究完善粮食最低收购价政策,推动完善补贴机制,综合运用价格和补贴等手段,建立起既能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又能保障农民利益、促进粮食生产稳定发展的粮食价格支持政策体系。
  
  任何政策都不可能一成不变,粮食价格支持政策已经到了调整的重要关口。

文章来源:http://www.qhrb.com.cn/2013/0627/45408.shtml